证据分级:4级(case series,据纽约州立大学证据九级金字塔分类,图见下)(编译者注:BJU International 文献页面标为4级,私以为按上述分级应为5级)


法国研究者发现,移植肾新生肾细胞癌(renal cell carcinoma)应实行保守疗法,以保住移植物为首要目标。他们的研究结果发表在8月2日线上出版的BJU International中。

巴黎圣路易斯医院的Pierre Mongiat-Artus医生说,当孤立肾出现RCC时,医生应首先考虑RCC的治疗,这是所有的指南中都规定的,即当条件允许时必须先进行肾单位保留手术(nephron-sparing surgery)。

Mongiat-Artus博士及其同事在8月2日上线的一期BJUInternational杂志上发表了一项单中心系列研究的结果,跟踪研究了该院1984年至2006年间2396名肾移植的患者,发现有12名患者(占总数0.5%)出现了新生的RCCs.

研究报告称,该院平均供体的年龄为38岁,诊断出RCC的接受者平均年龄为55岁,移植与确诊平均间隔时间为13年。

移植与确诊较长的间隔时间提示RCC并非手术前存在的,所有的尸体供体在采集器官前均经超声进行了肾脏肿块检查,在植入前肾脏还经过了再次的肉眼检视。

所有的RCC患者在确诊后均接受了以环孢霉素为基础的免疫抑制治疗。

2例RCC患者接受了冷冻消融术。另外10例接受了手术。其中6例经肾单元保留手术后取出瘤块平均(直径)23 mm。另外4例需进行移植物移除,其中1例瘤块(直径)超40 mm,2例出现肺门定位(hilar localization),余1例移植物功能改变。

经过平均43个月的随访期后,仅有1例出现复发,该患者接受的是双灶乳突状RCC肾单元保留手术。

Mongiat-Artus博士说,在检测移植肾过程中,不仅要关注肾功能还应对移植物进行影像学检查。当检出肿瘤时,需要进行活检并仔细分析结果,更应再三考虑移除移植肾的必要性。

由于仅有少数病例,因此本文的观点仍有需要回答的地方。例如哺乳动物雷帕霉素(rapamycin,mTOR抑制剂)的靶点在化疗预防复发中的重要性,以及移植肾中RCC的基因起源仍需要探明。

Mongiat-Artus博士在文章最后阐述到:“我们(对特定肿瘤分型)的研究结果初步表明,肿瘤起源的细胞从移植受者(receptor)体内进入了移植肾中,这将开启一项关于癌症干细胞起源的新讨论—假设移植物被接受者的干细胞作为“殖民地”“开发”进而引发了癌症。(编译自:Medscape)

  (本网站所有的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医脉通”,版权均归医脉通所有,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