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微信群里和朋友圈里突然被这么一条消息刷屏了:

急诊的高钾血症越来越多,追问病史,许多人都是用的低钠盐,因为低钠盐(我能说我自以为低钠比较健康嘛!)比普通盐贵,认为贵的就是好的。我们肾脏科医生,天天讲,就买最便宜的雪花盐,不能买低钠盐,低钠盐就是高钾盐,是送命盐,恐怕一般的医生也不知道,或者也没有注意,只有肾脏科医生特别重视。

Clipboard Image.png

我是觉得这个要转的!确实息息相关。


上午,当我的大学同学群里有同学发来这条消息求证时,因为没看太仔细,直接把2014年在本账号中我写的一篇旧文“低钠盐:尿毒症患者能用么?”发了过去,并得出结论:这条消息是靠谱的。

以下就是当时那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老S是血透室里的“老鸟”,已经透了将近10年了,情况一直还算比较稳定。

可最近,老S反复出现手脚麻木、心率过缓、全身乏力等症状。将近10年的透析还真不是白透的,每次出现类似症状,便主动要求来血透室加透。病因患者自己就搞清楚了:高钾血症。

说起这血钾的问题,对于透析患者来说,还真是不可轻视的。记得2013年11月,我中心就有一位刚刚透析3个月,因为经济原因透析不充分的患者最终死于高钾。当天抢救时测的血钾是8.6mmol/L。

老S对于这一点十分清楚,多次复查,也确实证实了他高钾血症的判断是正确的:每次都大于6.5mmol/L。

问题来了:老S平时对高钾食物的摄入已经十分重视了呀,比如水果类的橘子香蕉,干果类的食物,蔬菜在烹饪前也都用水先焯了一遍。可为什么还是反复出现高钾呢?

一次不经意的聊天,真相大白了。

老S那次聊天时说自己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如何如何在意,生活中如何如何注意保养......其中有一条:因为自己有高血压,吃盐都买的是低钠盐!

Bingo!

我们知道,钠盐的摄入量与高血压的关系是正相关的,也就是说,盐吃的越多,越容易高血压。而如果有高血压的话,医生给您的建议第一条往往就是“低盐饮食”。

这低盐饮食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十分困难:你想,做出来的菜,盐放少了,味道自然不敢恭维。

于是,商家便想到了其他替代的方法。

有人发现,氯化钾的味道与氯化钠差不多,为什么不能讲食盐中的氯化钠一部分换为氯化钾呢?

事实证明,将食盐中的氯化钠30%左右换为氯化钾,对于其口味改变不大,但对于钠盐的摄入量来说,却大大减少了。这一发明,同时解决了降压和食物口味差之间的矛盾,可以说善莫大焉。

可是,对于尿毒症患者来说,由于肾小球滤过率的下降,肾脏对于钾的清除能力下降,高钾血症就成了悬在尿毒症患者头上的一把利剑,随时有可能引发生命危险。

对于这部分患者来说,虽然往往也合并有高血压的问题,但却不能通过使用低钠盐这一方法来解决:因为它可能导致的问题要比高血压本身更为严重。

所以,聊天至此,老S的反复高钾血症之谜终于解开了。

之后,换用正常碘盐,老S的高钾血症发生率明显降低了。


至此,本文的主旨也就清楚了:对于尿毒症患者来说,低钠盐是不能使用的,原因就在于它有可能导致患者的血钾水平升高,严重者甚至可能危及生命。

按照我这篇文字的分析,尿毒症患者使用低钠盐肯定是不太合适的。但是,对于肾功能正常的普通大众呢?这篇文章里说的也很清楚:低钠盐的设计就是为了降低钠离子的摄入量,而这最主要的意义就是降低高血压的风险。

回到本文开始的那条流言:里面不少信息确实是正确的,比如:低钠盐里钾的含量必然是高的;比如:低钠的摄入对身体是有好处的;比如:低钠盐比普通盐更贵一些......

但是最关键的,不靠谱的一点就是:这条流言把仅仅局限于肾功能不全患者的禁忌症扩大到了整个人群。


事实上,对于肾功能正常的普通人群,不仅仅低钠是可以降低高血压和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适当补充钾盐也是有好处的。

世卫组织建议成人钾摄入量至少达每天3510 mg,儿童酌减。成人和儿童都应该从食物中摄入更多钾。如果按世卫组织钠摄入指南所推荐的水平摄入钠(每天摄入钠低于2000mg,相当于5克食盐),并按照《成人和儿童钾摄入量》的建议摄入钾,钠和钾的比例约为1:1,这是有益健康的。但全球多数人口的钾摄入量小于推荐水平,钠和钾的摄入比例为2:1或更高。


美国心脏协会建议的钾摄入量比世卫组织更多,成人为每天约4700 mg。根据美国营养和饮食学会(Academy of Nutrition and Dietetics)的资料,大多数美国人每天实际摄入的钾只有推荐量的一半。

所以,可以得出结论了:今天微信里流传的这条消息仅适用于肾功能不全患者,尤其是尿量减少的,已经透析了的患者;而对于肾功能正常的绝大多数人群,低钠盐是有益处的。那种不分青红皂白一棍子打翻一船人的做法显然是不靠谱的。


来源:微信公众号“齐卡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