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病病情发展到肾衰竭之前,很多病人并没有十分明显的症状,有些只是稍微出现腿部浮肿,而大部分病人之前都不定期做体检,一查出来就是肾衰竭。”余仁欢介绍道。

    有的病人在查出高血压和贫血时才发现自己患上肾性高血压和肾性贫血,而这些都由肾衰引起。还有些病人把呕吐症状当成了胃炎来治,肾性高血压当作高血压病来治,没有及时发现和治疗肾脏病,所以肾脏病又被称为“隐形杀手”。

    误区一: 赌博心态

    上述肾病病人走了两个弯路:一是平常不做定期检查,二是没有找对医生,诊断不清楚或治疗不合理。

    “但肾病病人走得最多的弯路要属”抱着赌博心态乱投医”。”余仁欢指出。

    根据多年的肾病治疗经验,余仁欢认为:“有些肾病病人迷信疾病能根治,实际上任何疾病发生后都会留下痕迹,除了急性传染病之类,其他慢性疾病很难根治,就像车坏了以后很难恢复到原来的情况。”因此,慢性肾病患者对医疗效果要有正确的认识。

    余仁欢对“为什么不能根治”作出了解释:“什么是根治?症状缓解、指标恢复正常、病人看上去完全好了,这些不一定叫”根治”,因为此时需要做病理实验来确定,很多情况下病理结果都显示没有完全恢复。”

    “而且谁能保证肾病以后永远不复发?”余仁欢强调。

    慢性肾病患者存在不同类型,所处的疾病阶段也不同,因此能达到的治疗效果也不一样。有的病人可以临床治愈,有的病人只能达到稳定病情、延缓肾功能衰竭的进展,所以治疗目标是不一样的。

    有些不可能被治愈的肾病患者抱着一种“先试试,万一能好和先信一回”的心态,尝试各种治疗。

    “病人的期望值比较高,一定要治好,慢性肾衰都到尿毒症的地步了也不肯透析,花了很多钱病没治好,病情反倒加重,后来又回来治疗。转了一圈,延误了时间,身体状况也差了,走了不少弯路,这种赌博心理要不得。”余仁欢强调。

    误区二: 过度治疗

    在治疗肾病的误区中,过度治疗、罔顾药物的毒副作用也比较常见。

    肾病过度治疗涉及到两个责任方:医生和患者。

    一是有些医生在开药时,相同中药成分叠加使用。“有的医生中药方子开得很大,剂量也很大,这样都可能存在安全性的风险。”余仁欢补充道。

    二是有些病人不需要吃药,也要求医生开很多药。“医生如果说:”你这个病现在情况挺好的,改变生活方式就行,可以不吃药。”有些病人就以为医生医术平庸或者根本没有用心对待患者,说不定还告到院长那里去。”余仁欢对这种情况表示很无奈,“这些病人就说你不负责任,有病还说没病。”

    余仁欢提出,肾病治疗中的给药一定既要重视疗效,也要注重药物的安全性。

    “很多人只注重药物疗效,包括医生和病人,都对安全性不重视,只要这些药吃了,病好了,检查指标正常了就行,但同时肝脏或者其他地方出问题了,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余仁欢说。

    比如免疫制剂这一类毒副作用较大,可能会出现性腺抑制、肝脏损伤甚至肾脏损伤;抗生素滥用则容易出现过敏症状,也可影响到肾脏和肝脏。

    余仁欢举了个例子:“像前几年龙胆泻肝丸事件,还有青木香、寻骨风等药,虽然止疼的效果比较好,但会严重影响肾功能,目前这类药大部分医生不会用,但也有民间所谓”偏方”和少数不称职的医生会用。”

    因此,余仁欢认为:早期肾病要适度治疗,不能过度给药,更不能用毒副作用较大的药物,大病则要系统治疗。